高利贷席卷双威教育 _双威教育(CAST)

作者:秦颖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发表于:   分类:公司  我要评论 0人浏览

高管卷款而逃,纳斯达克中国概念股双威教育陷入风暴漩涡。随着事件调查的深入,一幕幕财务丑闻逐渐被揭开。


纳斯达克中国概念股双威教育(CAST:NASDAQ)的浩劫还在进一步上演。


继之前曝光双威教育全资子公司名下的数亿元现金不翼而飞、学院经营权未经董事会批准的情况下被私下转让给几个自然人后(详见本刊2012年第18期《掏空双威》),双威方面又爆料:不仅之前购买三所大学的资金存在原高层“洗钱”的嫌疑,目前还发现三所大学分别背着大大小小的债务,甚至有的学院还“被”背上了高利贷,涉及的民间借贷就达数亿元之巨。


新接手的首席执行官冯一意一方想追回原属集团所有的钱及对学院的控制权,但随着接触的深入,却发现学院的控股公司方面态度暧昧,由最初不愿拿出账册的遮遮掩掩,到向双威教育追钱、划清与双威教育的界限,到最后不得不揭开已经被尘封的一幕幕丑闻。


对不齐的账


2007年,双威教育通过反向收购登陆美国纳斯达克,融资近2亿美金,并用所融资金收购了湖北工业大学商贸学院、广西师范大学漓江学院、重庆师范大学涉外商贸学院,并通过之前设立的语培信息、盛世汉洋(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的子公司持有上述三家大学的经营权。


据目前从双威教育拿出的资料显示,当年从公司账上拿出的数亿元真金白银,却从未在控股学校的子公司账上完整出现过。以重庆师范大学涉外商贸学院为例,凭空消失的现金就达5.4亿元之巨!


从股权结构来看,出事前,双威教育是通过语培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下称“语培信息”)和重庆潮生教育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潮生教育”)分别以80%和20%的股份控股重庆海莱科教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海莱科教”),继而由海莱科教100%控股重庆师范大学涉外商贸学院。但问题是,不但这80%和20%的股权仍有不确定因素,甚至连之前的股权转让款,都存在很多值得商榷之处。


在语培信息和潮生教育购买海莱科教股权之前,还有一笔糊涂账。


“重庆方面给我们出示的文件显示,在2009年1月,海莱科教的80%股权曾以1.2亿元转手给了一家叫北京恒泰聚富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恒泰”)。而令人诧异的是,2009年2月,仅一个月之后,北京恒泰就以4.8亿元的价格将这80%的股权转让给了双威教育。”双威教育的法律顾问宋濂溥告诉记者,“现在海莱科教告诉我们,他们从未拿到过4.8亿元,只是拿到过最初1.2亿元中的6000万元,另外6000万元还是以海莱科教借债的形式支付的。而我们双威教育公司的账上,出去的是4.8亿元。”


工商资料显示,北京恒泰的法人代表为聂学林,该公司目前已经注销,注册资本是1000万元。


“另外我们通过潮生教育持有的20%股权,也是从账上出去了1.2亿元,但重庆潮生却称从未收到过。”宋濂溥说。


一份由重庆方面提供的“关于语培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双巍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双巍信息”)涉嫌严重违法犯罪的情况通报”显示,重庆方面认为,上述公司在控股重庆学院的过程中,涉嫌的主要违法事实有:一是低价通过中国公司收购后即高价转让给外资公司,偷逃巨额税款;二是仅收购了部分股权时上市公司即在纳斯达克向公众发布100%收购的虚假公告;三是初次收购中有30%左右股权转让款至今未缴纳税款;四是初次收购中有超过20%的股权至今未支付转让款。


或许会有这样的疑问:当初号称花2亿美元购买三家学校,那其他的钱呢?


对此,双威目前的法律顾问只称:另外两家学校大约花了8亿元人民币,交易是境外成交的,转让公司将收入截留在境外,一方面规避税收,另一方面,通过转让公司本身控股的境内公司控股学校,这些境内公司却拿不到钱,学校出现经济上的危机是早晚的事。具体的账目我们还看不到,还待查实。


学校的“用处”


重庆师范大学涉外商贸学院出具的“情况通报”显示,双威教育原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子昂等人从2010年起就陆续从重庆师范大学涉外商贸学院、海莱科教抽逃、挪用、侵占办学资金32笔,共计2.86亿元。


“情况通报”显示,从2010年9月起,语培信息从涉外商贸学院抽调办学资金6笔,共计5230万元;双巍信息从涉外商贸学院抽调办学资金10笔,共计8310万元;从2011年12月起,通过第三方公司,抽调办学资金,共计6460万元;从2010年11月起,双巍信息从海莱科教抽调借款9笔,共计8880万元,期间归还3040万元,实际抽调办学资金共计5840万元;前述抽逃款项利息截至2012年3月共计2737万元。


“情况通报”显示,从2008年9月1日开始,语培信息、双巍信息公司以涉外商贸学院、海莱公司作为借款主体,向民间借款超过21笔,向民间不特定对象筹集资金本息达4.2亿元。


“民间借贷的利息达月息3.6分,目前到期的有1.5亿元急需归还。”宋濂溥透露。


而在5月22日重庆君豪大酒店召开的会议纪要显示,一位债权人表示,目前学校的债权人主要有6大群,包括个人、小贷公司、银行等。2012年4月,这些债权人将1300万元投入用于学校运营,其中个人投资款为600万元,小额贷款公司贷了700万元。而这群债权人目前基本无法拿回债务,很多打算接受债转股的形式。


“目前海莱科教的股权结构为个体投资者群体占70%,其中大部分为债转股的形式;另外30%为语培信息持有,但是目前为代持形式,主要用于抵债务。”宋濂溥说,“目前的重庆师范大学涉外商贸学院深陷债务危机。一方面,运行经费缺口近亿元;另一方面,已到期的民间借贷资金有1.5亿元;本年度8000万元银行贷款也快到期;现在既无还款资金来源,又无法进行再融资。”


2.86亿元加上4.2亿元,共计7.06亿资金,用海莱科教目前的法人代表罗念如的话来说,都是以语培信息和双巍信息的名义拿走的。但是这些钱对于双威教育现在的接手人来说,却是闻所未闻的。


“目前双威教育的各个银行账户中,资金大多为零,有的也仅有几百元。”宋濂溥告诉记者,陈子昂方面一边将学院的钱腾挪转移,一边又将双威掏空,但要想弄清楚这些钱的去向,却还是困难重重。


阻力重重


之前由于陈子昂的出走,不仅将账务全部带走,还找人回来将硬盘等抢走、毁坏,双威教育要想查账只有求助于银行。但因为之前公章、营业执照等被陈带走,与双威教育有业务往来的数十家银行,却无一能实现双威教育的这一“愿望”,银行方面要求双威补办营业执照。


然而等执照出来后,银行又以让双威教育拿出之前的公章为由拒绝提供资金记录。“目前我们打算对这些银行进行起诉。”宋濂溥说。


而另一方面,学校的控股公司、双威教育的子公司们态度却始终耐人寻味。


以海莱科教为例,从之前与语培信息、双巍信息对峙,向上述公司要钱,到逐渐转变态度,愿意配合查账,但有所保留地出示账册、不让复印和拿走材料,本身就经历了十多天的过程。


“目前知道债务较多的还有广西师范大学漓江学院,该学院由双威教育之前的孙公司中国联合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控股,据悉其债务达3亿元多。漓江方面我们仍在接触,具体情况还不好判断。”宋濂溥介绍。


而被私自转让的学校还包括湖北工业大学商贸学院,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该学校的债务相对较少。“江祥源曾通过湖北学校的控股公司武汉市激扬教育投资有限公司对该校有笔6500万元的借款。虽然之后江通过第三人投资款的形式将6500万元放在了学校,但这笔钱没有转换成还款,学院不认可。”宋濂溥说。


此外,有知情人士指出,虽然上述事情早在2009年就持续发生,而这期间,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等外资审计机构早就介入审计,却一直相安无事,这可能就是问题所在。而目前双威教育与相关审计机构的接触也是羁绊重重,并不顺利。


麻烦事还有许多。如近日杭州银行上海分行也在就一起以语培信息为担保、双巍信息的2500万元贷款进行起诉。而同样那些以学院名义的借款很多也将到期,到时候也同样面临被诉讼的状况。


据悉,以重庆学校为例,至今年9月份,收回学费可能达2亿元。“但这部分学费不能作为公司经营费用。目前只有通过和海莱科教的主要债权人携手,一起将账查下去,追回损失,追究相应人员的刑事责任。”宋濂溥说。


转载请注明:教育互联 » 高利贷席卷双威教育 _双威教育(CAST)

您可以继续围观标签 的文章

相关文章»

我来说说»

*

*

严重鄙视飘过不留毛的鸟
取消